今晨零下十一度,加上風速,感觉寒度是零下二十,但陽光普照。從Starbucks買了咖啡回家途中,收音机傳來七十年代Ann Murray 的 Danny’s Song (even though we ain’t got money)。 這首歌加上今天早上天氣陽光,讓我感觉上像回到七十年代的温沙大學校園。那些日子有苦有甜,但可說後者遠遠超越前者。在各方面這段时间都是自己非常重要的成長期,是自己生命旅途極関鍵性的一個階段,也佈下了今天在加拿大永久居留的伏線。想著,想著,心裡充滿無限感恩;一方面感謝天主的引领和垂顧,另一方面也感谢加拿大這片美好的國土。就像今天早上的陽光,她送給我溫情無限,就像天堂臨於人間!

Read more ,,, http://elodocuments.blogspot.com